1. <menuitem id="55z1g"><tt id="55z1g"></tt></menuitem>
    <th id="55z1g"></th>
  2. <mark id="55z1g"></mark>
    <small id="55z1g"></small>
    <menuitem id="55z1g"><tt id="55z1g"></tt></menuitem>

    <small id="55z1g"><listing id="55z1g"><menu id="55z1g"></menu></listing></small>

        <small id="55z1g"><listing id="55z1g"><menu id="55z1g"></menu></listing></small>
        <mark id="55z1g"><delect id="55z1g"><dl id="55z1g"></dl></delect></mark>
        江西省地質局第四地質大隊歡迎您!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職工之家 > 文學

        我攜老伴回“娘家”

        發布時間:2020/12/28 16:39:00

        /朱厚銘


        2019年8月底,時值天高云淡,神清氣爽的秋季。我應老伴賀華媛的要求,去了一趟萍鄉市駐地的江西省地礦局九0一地質大隊(下稱九0一大隊)。因她常聽我念叨說:“九0一大隊房好,地好,領導執行黨中央對老有所養等英明政策更好。因為他們對離退休同志的關愛,堪比娘家。”

        其實,我對九0一大隊娘家的尊稱由來已久,曾多次在其它刊物上發表的文章上都用過。

        所以,一直以來我把“娘家”二字,當成了九0一大隊的代名詞。長始以往地,便引起了我女人的好奇和向往。因此她時會對我有不滿的情緒發泄,她說: “你經常把自己的娘家說得錦上添花,只不過是掛在你嘴邊上。我又看不見,摸不著!”顯然,老伴的言下之意,就不言而喻了。

        是呀,我說一千,道一萬,都無濟于事。還不如帶她親自到我娘家去走一趟更何況老伴是我的再婚之妻,自從喜結連理到如今將近20,尚不知我娘家在萍鄉市是門向東還是門向西?

        俗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因而,我便爽快地答應了她的要求。

        想起來,我也有多年沒回過娘家,去娘家小住三兩天,似乎是我倆共同的心愿。畢竟離退辦公室主任趙斌早已有函書相約,要我回一次大隊走走看看,還說,這樣或許對我的文學創作會有好處。因為他了解我愛好寫作。還見過我在報刊上發表過謳歌九0一大隊正能量的文章。

        為此,我也由衷地欽佩趙斌主任。他本是離退辦主管行政工作的領導干部,卻能在百忙之中關心和重視大隊的政治宣傳工作,實乃難能可貴。在他的影響和啟發下,我會一如既往勤奮筆耕,以不辜負領導對我的厚望。

        這次隨我回娘家的老伴,不完全是懷著好奇心到娘家去游逛。而是對我的寫作很有幫助,因我每當在報刊上發表的作品,她不僅是我第一位忠實的讀者,而且偶會參謀點寶貴意見。主要是她具有較好的思想素養和一定的文化水平。如在上世紀70年代中,高中畢業后積極響應祖國的號召,下放到農村接受過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并在火線上加入了光榮的中國共產黨,至今黨齡已有40余年了。

        如果不是心存“父母在,不遠游”的孝心,她早已是一位正兒八經合格的工農兵大學生了。因為她身邊有一位身患高血糖疾病的革命老蘇區干部的母親,還有常年拖病在身老父親的拖累。返城后,有幸安排在縣百貨公司,任會計,不久又擔任了團總支書記,還算是她走上了好遇。

        另外,她是一位多才多藝,愛好廣泛的文體活躍分子。在舞臺上能歌善舞,在廣場上武拳、弄劍、功夫扇樣樣功底不薄。為此,她曾經分別在江西省被永新縣選拔為女子中老年健身隊員,參加過吉安市體協主辦的有關比賽,獲團體二等獎;后在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因兒女均在廣州市定居)天馬麗苑健身舞蹈隊參與了由省體育局主辦的全省健身廣場舞聯賽總決賽中榮獲團體一等獎。前幾年還是永新縣老年大學藝術團的優秀演員。故而我覺得老伴的這些特長可取,是完全可以與我的文學創作有機地結合起來,達到彼此配合,相得益彰的效果。

        基于老伴潛在的綜合素質,于是那天我興致勃勃地陪同她,從永新縣搭乘班車前往。到了萍鄉市長途汽車站下車后,我立即撥動了離退辦趙斌主任的電話,趙主任滿腔熱情地歡迎我們到來的回話,她站在我身邊全都聽見了,倍感欣慰。特別是趙主任那溫馨而誠摯的語氣,倏然有一種難以言說的親切感油然而生。無疑,對娘家這一代名詞的深刻內涵,也有了清晰的概念。可以說,這是娘家給了她的第一好印象。

        繼而,當老伴跨進了娘家的門檻后,面對地域遼闊的九0一大隊的大本營那一望無際的各類高層樓房建筑物群體,造型高雅,宏偉壯觀。尤其是一棟棟鱗次櫛比、錯落有致的職工家屬居住的高樓大廈,一覽無余,目不暇接,令人嘆為觀止。

        娘家如此雍榮華貴的容貌和雄厚的家底,是出乎老伴所料。因在她看來,地質勘探隊員,常年走南闖北,一貫居住的是不避風寒的簡陋帳篷。何曾想到在他 ()們的身后,會得到如此厚重的回報。

        不過,在我的啟發下,老伴才認識到,這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廈,是歷經40年改革開放大潮洗禮的產物。既使她大開了眼界,也見證了我曾經對她嘮叨過的一部分事實。

        還有在娘家住了三天的餐飲,除了我在原隊上的兩位學生張潔和楊建林,不忘昔日的師生情,分別輪流作東,并邀集了另外幾位男女學生和我原有的部下,一起聚宴湊個熱鬧。于是先后在不同的酒樓宴請了兩餐外。其它每天的中、晚餐,均為趙斌主任代表娘家,盛情款待了我和老伴。

        宴席上,高朋滿座,有相關科室的主要負責人,有大隊主管技術工作的領導作陪。他們一個個都頻頻向我敬酒碰杯。我年事已高,只能以奶茶代酒。這些年輕的領導人,雖都是我的父母官,但他們放下了架子,以晚輩的姿態敬重我,正發揚了尊老敬老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并在舉手投腳間,無不表現出對一位退休老朽的關切情懷。

        盡管每餐吃的皆為家常便飯,但質量佳,味道尚可,有道是:情義在,喝杯淡茶也甘甜。

        我老伴面對宴席上生動感人的場景,看在眼里,鐫刻在心中。這使她又想起了我平日對九0一大隊領導的點贊和好評,覺得是毫不夸張。

        與此同時,我和老伴還免費住上了娘家新建的電梯式高級賓館。也許是她初次來到娘家,各方面都關愛有加,服務周到。在這樣舒適的時空里,老伴感到特別興奮,興奮之下我似乎聆聽到她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語贊美娘家說:“真想不到在當今社會會有這樣無微不至的關愛退休老人的好單位啊!

        的確,在短暫的三天中,不但讓老伴長了不少見識,而且對娘家也產生了深厚的感情,這一切似乎與我有著感同身受。然而,使她聯想到娘家大門口,門框之上高高豎起的那塊題有“全國文明單位”光榮稱號的大理石扁牌,而感慨萬千。覺得娘家獲此殊榮,已充分體現了娘家濃厚的人文氣息已達到了最高境界。

        在離別娘家的前一天下午,我和老伴懷著依依不舍的心情,特意來到離退辦的住地,向領導和同志們告別。同時老伴初來乍到,認為離退辦是大隊屬下主管離退休同志的部門,為老年人做了許多實事,是老年人的貼心人,應該要好好領略一下里外環境。在參觀過程中所見,住地建筑物,雖不是高樓大廈,而都是簡陋的平瓦房,但排列有序,別具一格。地處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室內寬敞雅靜,窗門椅凈。室外綠樹成蔭,環境優美,宛若世外桃園。

        其地勢居高臨下,毗鄰于萍鄉市區周邊美好環境的一角。眺望遠處的鬧市,欣欣向榮,氣象萬千。

        離退辦場地內,除辦公用房外,其它皆為離退休同志老有所樂,老有所學,而精心打造的娛樂場所。如打牌搓麻、玩乒乓球等。除此還有一間較大的圖書閱覽室,雖藏書不算豐富完備,倒也尚能滿足于大隊部住地離退休同志的讀書求知欲。

        讓人痛心的是,據說閱覽室偶會有幾本圖書不翼而飛,被人偷走。雖有“偷書不算賊”的歪理,但畢竟有損于自己的名聲。因人到晚年,更要注重高風亮節的品格。

        參觀完畢,領導熱情招呼我倆入座,品茗閑聊。而我的老伴心眼兒多,仍不舍四處瀏覽。忽然間,她發現辦公室進門處的墻壁上,貼有一張大紅紙,仿佛發現了新大陸。心情異常激動地叫我去看,原來紅紙上躍然了幾行引人注目的大字,末尾署有九0一大隊隊長郁日明的大名。

        其內容雖言簡意賅,但從字里行間,卻蘊含了一隊之長的博大胸懷。準確地說,是他代表了九0一大隊黨委認真執行黨中央對離退休同志老有所養的承諾他的經典之辭是這樣描繪的:“我們關愛的離退休同志,是我隊寶貴的精神財富我們要像關愛自己父母一樣關心他們的晚年生活。”我和老伴覺得頗具人情味,并有親情般的情懷。故而逐字逐句地拜讀著。讀罷,她要我用紙抄下來,目的,我自然心知肚明。

        誠然,以下要寫的話題,則是我和老伴的共同想法,主要是針對郁隊長的承諾,以我個人視作側面,來回顧自己退休以后晚年生活中的事實予以論證。進而用于比擬大隊離退休同志的晚年生活狀況,因大家的情況基本一致,或大同小異但其中必然還有各自不同的特殊一面。因而涉及到我的情況定會予以澄清。

        我是為護理病殘的發妻,而在組織和領導的同情和關心下,同意我提前了10年退休。自1992年底起,到如今將有28年了。在這漫長的年月里,我想可以用這八個字來衡量“衣食無憂,溫飽有余。”而不會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八個字去與人攀比。所以我能知足常樂,活得開心,才健健康康地活上了八十有三的高齡段年齡。若能繼續保持這種良好心態,也許活到百歲不是夢。

        為了更全面系統地總結自己晚年的生活實際,現以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這三個方面,分別闡述如下。

        我的獲得,可以說舉不勝數。從老有所養而言。在20余年前,均由九0一大隊發給我的養老金,除做到了每年按月足額發給外,而最突出的是其中有一兩次由于資金難以周轉,不能及時到位時,在職人員暫不發給,也要發給了離退休人員。這就足以說明領導對老年人的晚年生活有著高度的責任感。

        近年來,已改為由江西社保局發給離退休同志的養老金。同樣做到了每年按月足額發給,且發放前都會以短信通知。在給我的短信中,時會有“健康平安”的祝福詞。這似乎讓我感受到有一種溫暖的春風撲面而至。特別在今年的疫情高發期,還經常見有短信溫馨提醒我“要做好防護工作。不聚集、少出門、守護健康。”這種關愛老年人健康的善舉,使我感激涕零。

        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不斷深化,愈來愈拓寬了九0一大隊創業的多種渠道因此經濟效益也隨之不斷改善和提高。在經濟效益有所好轉的年份里。領導從沒有忘記要相應提高離退休同志晚年的生活水準。于是特別想到要讓老年人能過上一個歡樂祥和的新春佳節,故而提前在春節前一個月進行送溫暖、送慰問金。此舉恰是雪中送炭,溫暖了老年人的心田。

        提起送溫暖的事情,確有兩次幾乎讓我感動得潸然淚下。第一次是201611月底,時任九0一大隊副大隊長(現為紀委書記)胡建軍,還有離退辦主任趙斌二人,一天從萍鄉市來到永新縣境內,為當地離退休同志送溫暖。

        在與我通話中,得知我因病住進了縣中醫院,盡管工作繁忙,還匆匆來到醫院。當打聽到我在骨科住院部的6樓時,便乘電梯上來,來到了我住的病房,噓寒問暖地詢問了我的病情,安慰著我。并代表大隊送給了我500元的慰問金。他們與我告別后,人雖走了,卻留下了人間的真情和大愛,使我激動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

        另一次,2019年年底,仍然是紀委書記胡建軍和離退辦主任趙斌,還有而新任離退辦黨支部書記小廖和小車司機,一共4人驅車來到我寒舍住地。向我送溫暖和慰問金。他們每次都是帶著雙重任務而來,接著還要到施工工地去檢查工作。因此只在我家大廳堂站著,停留了片刻。連我早已在客廳準備好的茶點也沒進去賞賞,只進去拿了一個小桔子解渴。此時正是中午用餐時節,若要留住他們吃頓便飯,想必是更難。結果還是讓貴客餓著肚皮離開了我的家。雖然他們都是出于嚴于律己,卻讓主人的我于心不忍。

        所幸的是,這一年送溫暖中,大隊除給了我1000元最高等級的慰問金,還送了一塑料桶10斤裝的魯花牌花生優質食用油和一箱適宜老年人吃的高級牛奶據領導說,今年送的1000元最高等級的慰問金是經過了大隊黨委會按條件,860位離退休同志中評定有8,我是其中之一的獲得者。而我自己覺得是受之有愧。因我為隊上付出的太少,卻得到滿滿的回報。為了知恩圖報,決心今后在我的有生之年中,爭取多做些力所能及的無私奉獻。

        一年三節,春節、端午節和中秋是我國每年揮之不去的傳統民俗佳節,在這些節日中,大隊領導尤其重視和關心離退休同志的生活。春節是這樣,端午和中秋同樣分別送了260元人民幣,以期用于提高老年人節日中的物資購買力,節日吃得好,怎不讓老人們開開心心安度晚年啊!

        記得在我八十歲壽誕之際,離退辦的領導,除了提前給我打電話,祝我生日快樂,健康長壽,還寄給了我100元錢買生日蛋糕。使我此間更感受到來自大家庭中親情般的溫暖。

        此外,大隊每年還會發給80歲以上的高齡津貼費,這是雷打不動的英明政策,而且年齡越大,其津貼費如同水漲船高的不斷提升,這使上了歲數的老年人有種優越感,甜蜜感。

        人至老年,懷舊心重。雖然我已逐漸老去,但昔日的舊情卻依然記憶猶新。所以我沒有忘記,原在離退辦就任黨支部書記的馮高明同志,他曾經代表了隊黨委,對我的關愛和照顧,對我的信任和期望等諸多事情,我都歷歷在目。仿佛過電影一樣浮現在我的眼前。其事例不勝枚舉,我想以最凸顯的事實列舉一二。

        例如20164月間,一天我高興地回到娘家,是要去萍鄉市公安局辦出境旅游通行證和護照。盡管我是為個人私事而來,但馮書記卻對我不見外,仍以在職工作人員那樣接待,甚至還當客人那樣予以熱情款待。故而從第一天起,就安排我住進了距大隊部不遠處的一家“豪門國際大酒店”1611號雙鋪單人房。因當年大隊尚未建賓館。當晚馮書記還特意邀了幾位領導陪我用過了晚餐。他臨走時還對酒店服務臺的工作人員交待說:“不論我的客人住幾天,住宿和餐飲費用均由我們的財務人員來結賬。”

        第二天,馮書記不僅專門為我派了一輛小轎車,送我去市公安局,還為我的安全和方便起見,親自陪同我一起去辦理。因他考慮到我畢竟年事已高。待辦完了各類證件后已近中午12,這是他忙里偷閑,不厭其煩地陪了我老半天。

        在返程的路上,馮書記對我誠懇的說了一句公道話,他說:“要不是你給了大隊工作上的支持,一般退休人員是享受不到這些特殊的照顧。”領導已把話說到這份上,我除了感激不盡,在理解話中意圖的基礎上,今后應該做些什么?必然自有后話了。

        這不,下午緊接著我義無反顧地配合馮書記到隊屬先進部門去采風,調查了解他們的先進事跡。根據他給我布置的任務會一一去完成。待我出了成果后,他除了高興地給我打電話和寫信,表揚和鼓勵已不在話下。更讓我欣慰的事情,會隨之而來。即還會按大隊的規定,凡是在報刊或網站上發表的文章,是弘揚九0一大隊的光輝成就,發給了我與其等同的稿酬。這就體現了我晚年的人生價值今后決不會因此而忘乎所以。而是要不斷勉勵自己:為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就要生命不息,筆耕不輟!

        然而,綜上所述的一切獲得感,便構成了我等離退休同志的幸福感。更驗證了郁隊長的那些關愛離退休同志晚年生活的承諾。如此而以,不就等于對待他們自己的父母一樣嗎!

        最后,還要列舉我安全感的事例。雖然自己提前了10年退休,但回到了老家永新縣后,便有幾家單位為我搭起了老有所為的展示平臺。故而又重新回到了地質工作崗位。從1998年初起至2008年底,一直干了15年之久。主要是為縣國土資源局干的時間最長,因為該局那幾年,為了使父老鄉親早日脫貧致富,開展了小打小鬧的普查找礦和礦產開采設計等工作。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情況下,該局聘請了連同我一共4位退休地質工程技術人員。出于對我的信任,在協議書上指定我擔任技術負責。這些年里在包括局所有地質人員的共同艱苦努力下,找礦探礦事業上,不但取得了較好的經濟和社會效益,還解決了諸多鄉鎮的富余勞動力。

        我退了休,之所以還能為地方開展各項地質工作。是因為在我的身后有九0一大隊為我撐腰,會給我的安全感。

        可不,2000年中,我擔負著普查找礦的同時還接受了一項新的任務,即受吉安地區建橋設計院和縣國土資源局兩家承包單位的聘請,負責縣城區新修建命名為三灣路路段中,一主干渠河道的橋基工程地質勘察,還包括了工程竣工后勘察報告書的編寫。

        河道雖為跨度不超過100米的小橋,但未來橋基墩臺下的地質條件錯綜復雜,因第四系薄而厚度分布不均的砂礫卵石層,覆蓋的基巖全是溶洞和溶裂發育的石灰巖層

        沒想到,在聘請我之前,其工程鉆探施工已邀請了江西省煤炭廳224地質隊,安排了兩臺油壓式100米鉆機。盡管我與該隊不是同一個單位,但其黨支部書記和經理,卻關照我每天中午的餐飲免費招待。且與這兩位領導共吃小灶,每餐有酒、有魚有肉等,保持葷素搭配。另外,還考慮到我家距工地較遠,遙隔6華里,因此,每天又給了我10元錢搭乘三輪車費。

        224隊對我的關照,可謂仁至義盡。而我卻不仁不義”。其間,在驗收他們施工的鉆孔時,硬是嚴格按照規范要求,取締了三個孔(單孔20米左右)為報廢孔,必須重打。顯然有損于他們的經濟效益。但他們并沒有因此而和我計較我中午的餐飲仍然照吃不誤,這說明了什么?這是人家風格高尚,令我為之敬佩!倒有一事,叫我騎虎難下,吃驚不小。那是我編寫的勘察報告書需要有相關單位蓋公章才能生效。而224隊沒有地質工程技術人員參與,鉆探施工完畢,可以拍屁股走人。確無蓋公章的責任和義務,這就叫我陷于上不搭天下不著地的困境。

        怎么辦?當時只有按我的意見,去求助于娘家一九0一大隊幫助解決,派專人帶著我編印好的幾份報告書,去了萍鄉市,找到了九0一大隊主管技術工作的副大隊長吳新華。經詢問后,知道是我編寫的,才二話沒說,也免于大隊有關技術負責人的審核,便委以屬下工作人員放心地蓋上了九0一大隊的公章。

        吳隊長對我的放心,就是對我的莫大信任,能如此信任我,是有他的兩條根據的。一是于19897-12月曾經在萍鄉市黃土開水庫壩基滲漏工程地質勘察區,兩人共過事,他任工區行政領導(相當于分隊長),我是工區技術負責(小組長),彼此配合默契而協調,因而我的業務工作能力和責任心都得到了他的認可

        尤其是他親自見證了一次由江西省水利廳邀請的數10名專家和教授,并由市水電局主辦在萍鄉市召開的較為隆重的評審會,對我編寫的《江西省萍鄉市黃土開水庫大壩滲漏勘察工程地質報告》進行評審。由編寫者我出面回答對參會嘉賓提出的各種問題,予以一一作答。得到了他們的滿意,最后對該報告獲得了與會代表的一致好評,并予以認可和通過。

        晚上,由市水電局舉行一次盛大慶功宴會。在宴會前,一位萍鄉籍任教于江西工業學院的彭教授,特意邀我漫步在酒店門口的大道上和我閑聊,他說:“朱工,今天的評審會開得很圓滿,給了貴隊高度評價。我同樣很欣賞九0一隊的工作做得深入細致,報告書也編寫得很完美,論據充足,文圖并茂,說服力強……。”我聽了彭教授對九0一大隊贊揚的一席話,覺得有種集體的榮譽感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再回過頭來,說一下吳隊長對我信任的第二條根據。是在2008年間九0一大隊主辦的建隊30周年隊慶活動中,當年他早已是主管大隊技術工作的副大隊長,而我早已退休。所以他會自然而然地從會期統計數字中了解到,我在職時歷年所編寫和編繪的水文地質、工程地質類文字報告和圖件等成果資料,存放在大隊科技檔案室,其數量名列前茅。吳隊長在蓋公章還說過了這樣一句話:“朱工,在科技檔案室的成果資料最多,這個忙是可以幫!”他似乎是拍著胸膛托口說出這是去萍鄉那位同志回來時傳達于我的)。說實話,吳隊長蓋的公章,是一次代表九0一大隊為我保駕護航的善舉,也是替娘家給了我的一次大大安全感。

        事后,我反倒替吳隊長捏了一把汗。因為萬一橋梁中只要有一個墩臺不爭氣,被載重貨車或載人客車壓塌,其后果是不堪設想的。除了要負刑事法律責任,我去坐牢事小,還要負巨額經濟賠償責任,那人命關天的大事豈不是要由娘家承擔嗎!

        飽醮激情涂鴉到此,我想就此擱筆。但老伴還有話要說,她說:“九0一大隊—一娘家偌大一個地盤,什么都好,各類建筑物設施齊全完備,唯獨見不到廣場、燈光球場和大禮堂。”我認為這話并不多余,也許她所說的場地已深藏不露,不管如何這是一位文體愛好者的心聲吧!

        江西省地質局第四地質大隊 Copyright ©2020 版權所有


         ICP備案序號:贛11005535-1

        辦公地址:江西省萍鄉市昭萍西路33號

        電話:0799-6227118

         


        技術支持:黑羽網絡
        台湾宾果